谷歌执行董事长:互联网可加强人际联系和推动创新

牛游戏网

 

英国《卫报》记者艾伦卢斯布里奇(AlanRusbridger)上周六采访了谷歌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后者谈到了他对朝鲜问题、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和隐私等一系列敏感问题的看法。以下是施密特在接受采访时发表的他各种问题的看法:

关于网络的能力

“我想说的是,谷歌和互联网让人们提升了他们在供应链上的等级和地位。因此人们不用再去做各种机械性的工作,而是主攻创造性的工作。创造性的工作提 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更多的收入等等。农业已经机械化了,这已经几百年来不争的事实;人们都涌进了城市。城市的生产力水平也远非农牧时代可比,人与人之间 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创造性会推动创新的发展,创新则催生新的业务、新的就业机会。经济体系就是这样运作的。英国工业革命也是如此。如果政府不干预并允许这种联系加深,那么人的创造性以及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热情就会发挥出作用。”

关于隐私

“我担心的是,我们需要为我们的隐私政策而抗争,否则我们就会失去它。我担心的理由是,搜集公民信息正是这类工具和技术的天然性质。”

“作为一名记者,你会经常记下笔记。那些笔记最后到哪去了呢?如果有人黑进《纽约时报》和它们的服务器,如果你是一位持不同意见的人,你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你会非常担心。当所有人都使用互联网的时候,就有可能发生这样的问题。”

关于匿名

“谷歌将一直支持匿名搜索。如果你选择登陆并让我们记录下更多关于你的信息,我们会为你提供更好的服务,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并非必要条件,你也 可以选择在不登陆的情况下使用我们的服务。匿名非常重要,因为有一些人有理由相信他们的国家或是其他任何人将会伤害他们。从总体上来说,互联网一直就非常 适合匿名的存在。”

关于关闭Google Reader

“我确实喜欢Google Reader。我能够对你说的是,同类的阅读器中也有很多不错的选择,我们需要让那些人去研究其他的一些东西,一些集成度更高的东西。这是一个优先项目的问题。”

“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和我的想法是,现在是时候停止尝试性举动了,我们必须对我们的问题和产品的全球性影响有一个更成熟和更全面的考虑。”

“我们内部的叫法是‘春季大扫除’,Google Reader就是春季大扫除的一个例子。”

关于朱利安·阿桑奇

“这是一个与历史兴趣有关的问题,我想了解维基泄密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们在两年前见过一面,当时大使和其他一些人也在场。”

“他谈到了一些我认为相当有趣的事情。他的核心思想是,有系统地作恶应当被记录在案,如果政府有泄密的文化,那么它就不可能长期作恶,因为在他们付 诸行动之前,内容已经被泄露出去了。我认为他的那种观点很有趣。问题是,由谁来决定泄露什么内容呢?他的回答是他自己,我从来都不会对神、鬼、宗教一类的 事情发表定论,也不能肯定阿桑奇就是神鬼选定来作出上述决定的那个人。”

关于媒体和移动的未来发展方向

“移动广告最终会具有更高的价值,因为我们拥有更多关于消费者的信息,因为我们与他们联系在一起。我们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如果他们愿意,他们还会将他们的历史与我们共享。他们还可以瞄准他们想要接收到相关广告的领域。”

“从现在起,未来的5年内,你的普通读者看起来会是什么样的?他将拥有一台超强大的平板电脑和一项相关的服务。那台平板电脑中储存的关于读者和他们 感兴趣的事情的信息将比现在的报纸所包含的信息更多。到那个时候,阅读一篇报道,就有可能深入到它的来源、它的历史、它的定位和相关讨论之中。报纸将以新 的形式繁荣发展起来。有些人会选择付费内容,有些人则选择免费模式。”

关于美国各州的未来

“美国各州基本上就是各种服务的独家供应商,他们提供统一的原则,自从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签订后,人人都明白了国家是什么以及国家做了些什么。这一点 不会发生改变。将要发生改变的是,各个州制定的政策,而且那些政策可能是不同的。例如,中国和美国也许可以在商务领域展开合作,但在网络领域却显然存在冲 突。这两种战略是可以同时存在的。”

关于谷歌文化

“自从公司创立以来,我们就制定了一条简单的规则:有人提出要求时,公司里的任何人都有责任去核实它。当公司上市的时候,一位财务员工站出来提出了 一个看起来不太正确的IPO要求,因此我对其进行了核实,然后提出质疑,并把问题搞清楚,现在我已经拿到正确的答案了。我是首席执行官,而他是首席财务 官。”

“现在,我需要作出一项决定了。我是否应该在全体员工面前羞辱他?或者私下对他进行羞辱?因为这并非性命攸关的事情,因此我让会议继续进行,然后私下给他看了些情报,然后对他说,‘你搞错了,去改正它。’”

“这是谷歌内部发生的真人真事,而且在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如果我说错了什么,希望你以一种友善的方式来处理,那样我会欣然接受。如果你非要在采访过 程中说 ‘啊,顺便提一句,我刚才去核实了一下你说的内容,我发现你说错了。’,那对我来说也没关系,因为我想做一个诚实的人,而你也想做一个诚实的人。有很多行 业和地方,做出某种行为的方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行为本身。”

“你知道,我们是在事实的基础上经营谷歌这家公司的。因此通常谷歌得出的第一个答案就是正确的答案,因此与谷歌有关系的东西都非常有趣。”

关于开放与封闭——谁能胜出?

“技术上的乐观主义者会说:互联网的能力和个人权利的能力都非常强大,政府不可能阻止个人与互联网联系在一起。悲观论者会说,聪明的政府有聪明的工程师为他们服务,他们可以想到打破互联网的方法。”

“他们是这样做的。我们在《新数字时代》一书中使用的词语是‘Balkanisation’,意思是拥有一个你们自己的国家互联网,而不是一个全球 性的互联网。 我现在知道,朝鲜就有自己的互联网。他们让人们拷贝国家领导人认为对的内容,然后放到国内的服务器上,他们称之为互联网。 但我认为,那简直是荒谬和最没有用的战略。”

“让我来给你举例说明政府可以怎么做。有一种被称为“域名服务”(DNS)的东西,人们可以访问它们以获取信息,比如Google.com、 Microsoft.com、guardian.co.uk等。 如果你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进去,你就可以删除一些东西。你还可以在协议级别关闭端口,因此你可以将整个YouTube完全封杀。”

关于教育

“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最大的教育问题是什么?是识字和儿童教育的问题。我们能够解决那个问题吗?绝对可以。我们只要在手机中预装相关的教育材料即可。当然,那些材料必须是当地语言版本的,因为人们要使用他们的手机,他们也许还会利用手机去学习如何阅读,那是非常容易的事。”

“下一个问题是什么?发展中国家没有教科书。有何良策?我们可以将教科书预装在平板电脑中。那些国家的语言版本的数学教科书和科学教科书我们都有。”

“现在我们来谈谈大学。在大学,你会学习上网课程,他们称之为‘MOOC’,最奇特的证据是90%的修习者并非来自美国,大多数修习者都不是来自发 达国家。因此我认为,如果你到卢旺达、肯尼亚等非洲国家去,你会看到一些非常聪明的人,他们没有教科书,然而却在网上热切地学习最新的大学课程甚至研究生 的课程。”

“要想实现这一点,需要些什么呢?你需要带宽。如果你在那些国家中的某个城市生活,你就会得到那种教育。如果你在农村地区,你可能就得不到那些教育了,除非当地政府非常英明,将3G/4G网络铺设到农村地区去。”

“发展中国家的人比我们想象得要聪明得多,因为他们必须努力用好政府提供给他们的东西。因此他们找到了一种方法,利用手边的工具来解决信息问题。SD卡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